一口大糖!甜晕我了!

看明楼发胖然后停止饲养:

我又仔细读了一遍题

靳东胡歌霍建华 请 凯凯 吃饭

我先一直以为是凯凯吃饭想找谁

原来方向反了

是三个人来请

🌚

咋整 就是拒绝不了

你说这可咋整

我推了谁都得跟你一块儿吃啊

🌚

-刚胡歌霍建华都约我吃饭了

-喔是么

-嗯 点菜吧

某某方方MM: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张嘴!吃糖!真糖!
张嘴!吃糖!真的糖!
张嘴!吃糖!真真的糖!
警告:一切黑粉,要撕逼找我!别伤害别人,反正我炸了,有空撕。😉
以上!


【蔺靖+傻蛋】谁还不会捡个孩子了?第二章

总之就是一家三口嗨森过日子(❁´◡`❁)*✲゚*

还是写了后续哈哈哈…可能还会继续写…有脑洞了就写…其他人物不定时出场…

话说给傻蛋儿配个谁比较好呢?一个人怪孤单的( ´・ᴗ・` )

时代混乱,总之就是所有人都在一个时空里,不要在意这些细节23333


大概设定蔺靖三十岁以上,感情稳定,明楼二十多,阿诚未成年,傻蛋儿(秦玄策)十岁出头。

OOC!OOC!OOC!

喜欢的话就给个小红心吧,有啥想法就评论吧 【比心哈特】❤️




4.
蔺晨白得一孩子,新鲜得很,天天变着花样的教【欺】导【负】他。

这日,蔺晨在院子里教傻蛋编藤蔓,编着编着,编了好大一束像极了孔雀开屏。

傻蛋儿,你说爹编的这好看不好看?

好看!

那你过来。蔺大阁主一本正经勾了勾手指。

傻孩子傻兮兮地往跟前凑。

你把这个穿在身上,给爹爹跳一段孔雀舞好不好?

好!傻蛋笑得见牙不见眼,然后又忽然蹙了眉,可是我不会跳舞。

没事儿没事儿,穿上就很好看了,穿上爹给你照相,可美了。蔺晨一肚子坏水,傻蛋哪是他的对手。

于是萧景琰回到家看到的就是傻蛋儿背了个树叶做成的大屏障,可怜兮兮地站那被蔺晨摆弄来摆弄去。

反了天了!萧景琰一声吼,蔺晨抖三抖。

萧景琰给傻蛋脱掉那笨重的大树叶屏障,拉着他就回屋子去,蔺晨要跟上来,被瞪了一眼,又缩了回去。

傻蛋儿啊,你就任由你爹欺负你呀?萧景琰拉着傻蛋儿的手忧心忡忡。

爸爸,爹没欺负我,他教我跳舞呢。

萧景琰捂脸,这孩子怎么越来越傻了?肯定是名字起坏了,都怪蔺晨,非要起什么傻蛋儿!屋子外面的蔺晨揉了揉鼻子。

思考片刻,他抬起头,严肃地对傻蛋儿说,傻蛋儿我们改个名字好不好。

嗯?可是……傻蛋儿懵懵的。

傻蛋儿啊,你看以后要给你上户口,要有姓氏,你得随着爸爸的姓氏走,难道你要叫萧傻蛋儿么?不兴这么叫的。萧景琰苦口婆心。

傻蛋儿还没说话,在屋外听壁角的蔺晨先嚷嚷起来,哎哎要跟也得跟爹姓!得姓蔺啊!

蔺晨,今晚睡书房。

嘿!我……

明晚也睡书房。

我错了,景琰。傻蛋儿就得姓萧,只能姓萧!蔺晨自认是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

萧景琰都懒得搭理他。

傻蛋儿啊那就给你改个名字吧,叫…就叫玄策好不好?

好。傻蛋儿答得干脆响亮。

萧景琰看着这孩子怎么看怎么喜爱,傻是傻点,可一看就是个好孩子。

那你愿意姓萧还是姓蔺呀?萧景琰说到底还是个开明家长,这种事肯定要听孩子意见。

跟爸爸的姓。傻蛋儿心里牢牢记着爹说过的,一切事情要顺着爸爸的心思来。

萧景琰欢喜得不得了,一把将傻蛋儿搂在怀里,揉他头上的卷卷毛。

玩闹够了,萧景琰打开房门,告诉蔺晨改天带着孩子上户口去,就叫玄策了。

蔺晨看着跟在萧景琰后面的傻蛋儿,对着口型说你个小没良心的!

傻蛋儿眨眨无辜的大眼睛,我可是都是听爹的吩咐。



tbc(or fin)


【蔺靖+傻蛋/楼诚】谁还不会捡个孩子了?(一发完。?)

最近看龙器看得昏天暗地,可喜欢傻蛋儿了,莫名开了个脑洞,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如果有,那还会加人物进来滴,嘿嘿嘿,撸主立志全员向(•́⌄•́๑)૭✧【大雾】

时代混乱,总之就是所有人都在一个时空里,不要在意这些细节23333


大概设定蔺靖三十岁以上,感情稳定,明楼二十多,阿诚未成年,傻蛋儿(秦玄策)十岁出头。

OOC!OOC!OOC!

喜欢的话就给个小红心吧,有啥想法就评论吧 【比心哈特】❤️


1.
蔺晨拾了个孩子回来,十几岁的年纪,看着就憨头憨脑的。

萧景琰皱眉,又不是猫猫狗狗,捡回来就能养。

蔺晨倒是无所谓,我堂堂琅琊阁还养不起个半大孩子?

你当真想好了?

想好了。蔺晨耸肩。

要像明楼教养明诚那样的。萧景琰叮嘱。

我蔺晨肯定要比那胖蟒养的还要好。

那好吧,孩子有名字吗?

我看他傻里傻气的,就叫傻蛋儿吧

萧景琰一掌拍在蔺晨宽厚的背部,有这么起名字的么?!他牵起那孩子的手,拉到身边,你叫什么名字啊?

孩子眉眼弯弯,咧出一口大白牙,我叫傻蛋儿。

萧景琰扶额,得,这一对儿不着调的。



2.
傻蛋儿就在琅琊阁住下了,白天跟着蔺晨,什么杂七杂八的都学一点,看着有些痴傻,学东西倒极快,看起来不像先天缺陷。

蔺晨闲来无事也教傻蛋儿一些人情世故,首先教的就是称谓,比如,我养你了,你该管我叫爹。

傻蛋儿想了想,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不对,于是开口甜甜一声,爹。

萧景琰路过,真是恨不得揪着蔺晨耳朵骂他,有这么欺负傻子的么。

喏,他跟我成亲了,你得叫他,嗯,爸爸。蔺晨抬手一指萧景琰,咽下了到了嘴边的娘,继续正儿八经教导着。

爸爸。爸爸可漂亮了。傻蛋儿笑得天真无邪。

这还差不多,萧景琰朝傻蛋儿笑了笑,又翻了个白眼给蔺晨,走掉了。

你爸爸啊,其实就是你娘,但他不喜欢娘这个称谓,所以你得叫他爸爸。这是我俩的秘密,知道么,傻蛋儿。目送着萧景琰走掉后,蔺晨才又悠悠开口。

知道了,爹!



3.
明家和琅琊阁住得不远,明楼就喜欢带着明诚在琅琊阁门口瞎晃悠,美名其曰遛孩子,实则就是给蔺晨炫耀。

现在好了,蔺晨自个儿也捡了个孩子,可算是能给那胖蟒炫耀下了,每天也掐着点儿的领着傻蛋儿在街上晃悠。

这不,俩人就遇见了。

明诚跟在明楼身后,一板一眼;傻蛋儿跟在蔺晨身后,没个正形;跟谁学谁。

哟,明大少爷,又来遛孩子呢。

哎,蔺大阁主,你这也拾了一个?

电光火石,谁也不服。

明楼打量了半天傻蛋儿,连连摇头,孩子啊倒是个好孩子,可惜跟错人喽。孩子啊,回去以后别理这肥鸽,多跟你景琰叔叔学学,日后必能成才。

蔺晨急眼,胖蟒,你说谁肥呢?!你都不看看你那样,衬衫又该换新的了吧?

肥鸽,你前面头发都挡不住你的大脸了吧?还好意思说我?

傻蛋儿第一次见他蔺爹和人吵架,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明诚倒是见怪不怪,宽慰着傻蛋儿,别着急,他俩见面就这样,习惯就好了。

哦,好吧。哥哥,哥哥,傻蛋儿记着前几天蔺爹教的称谓,你真好看。招牌的一字笑带着几分憨气。

明诚乐了,这弟弟看着傻,倒是招人喜爱。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傻蛋儿趁势蹭到他怀里。

明楼余光瞥见这情形,一把过去扯开俩人,把明诚护身后,咳嗽一声,对着傻蛋儿说,孩子,这男男也授受不亲,第一次见面动手动脚不合适。别学蔺晨不着调的样子。

明诚躲在明楼身后偷着乐,他大哥占有欲真强。

蔺晨不愿意了,胖蟒,你乱教什么,我家孩子我教育,轮不着你。

爹,您别生气,我听您的。傻蛋儿嘴倒是巧。

这回轮到明楼瞪大了眼,爹?!

哎,蔺晨答应了声,这时候不占明楼便宜还待何时。

明楼都顾不上和他计较,你这都混到爸爸辈儿了?!莫名其妙跌了一辈儿的明楼内心十分不爽。

蔺晨志得意满,拉着傻蛋儿大踏步地回去了。

阿诚啊,你下回也叫我一声爸爸听听。明楼内心蠢蠢欲动。

明诚切了一声,不屑于理他大哥。

总有一天会让你叫的,明楼内心暗暗琢磨着。

五年后的某一天,明家大宅,明楼的书房内,阿诚夹杂着呻吟的一声爸爸还是被明楼这只胖蟒拐着弯的骗出来了。




Fin or Tbc?
(别问撸主,撸主也不知道有后续没,也可以就此完结థ౪థ)


【图源自微博,侵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芭莎慈善夜之铜矿

给东哥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站下了 ᕕ(ᐛ)ᕗ

头大这一点我是完全实事求是的┐=͟͟͞͞( ̄ー ̄)┌

我对不起佟大为😂

【图是P的!禁二传二改】

凌远其人,真心希望写衍生的大大能看一下

牙普诺夫•李: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句话用在明楼身上合适,用在凌远身上也同样合适。凌远其人,值得被人全心全意毫无保留正正经经地喜欢,而不止是因为拉郎配而被人熟知。


凌远是一个致力于改革现代医疗体制而奉献自己一切的人。是的,一切,包括对黑暗的妥协。他曾立誓要成为最好的肝胆外壳医生,却在留美之后下决心改革中国现有的医疗体制。为此几乎众叛亲离。


以下是凌远的介绍。靳东饰凌远:肝胆外科专家,b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作为外科专家,凌远医术高超,但理智冷静,反对医生在对病人的治疗中,过分投入感情,甚至提出如今的新环境下,医生与患者的关系,是提供服务与购买服务的关系,而非弯腰帮助和伸手求助的关系;作为院长,凌远反对宣扬道德来约束医疗行业的良性运行,认为严格的行业规范制度,以及与高强度劳动对等的收入,才是保证这个行业正常运行的关键。


然而只知道这些不够,这根本不是凌远。


他身上最令人敬佩的是他独自一人站在另一个高度看到医疗体系存在的大问题,在没有一个人了解没有一个人支持的情况下以近乎决绝的态度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毫不犹豫。没有钱,一个医生去和一群商人虚与委蛇;为申报立项,用很不光彩的手段去掩盖一个根本算不上丑闻的丑闻。老婆可以牺牲,敬爱的老师可以牺牲,自己的健康可以牺牲,甚至连尊严也可以牺牲,只是为了把有限的医疗资源公平地提供给更多的患者。他为了这个目标奋斗,如果可能,他会奋斗终生。


和大哥很像吧。即使生在这么一个和平年代,他也愿意为了别人奉献。明楼奋斗是因为他是一个中国人,而凌远玩命是因为他是一个医生。在很多副院长都脱离临床几十年的情况下,他一个院长,仍然给人看病做手术。有重症病人,一个电话就能叫过来。


很多写文的大大都没有看过这部剧,只是拉郎配。可是不管他和谁配对,都不该不是凌远他自己了啊。至少他没有时间整天和人谈恋爱,他的胃病也不是李熏然给熬一锅小米粥就能治好的。他忙到没有时间去做一个胃镜,他把止疼片当维生素吃,他的胃、十二指肠都有溃疡甚至出血,而他作为最好的肝胆大夫做完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后只能躺在沙发上打点滴,他有意识地把自己误诊了。


有一位网友评价凌远——“也不是知道凌大院长怎么得罪编剧了,编剧要这么虐他,虐得我心肝脾胃肺都疼。凌远太辛苦了,辛苦到我宁愿他就这么病死算了,也不要活着被林念初这样的人糟蹋。“林念初是凌远的老婆,她因为流产差点和凌远离婚。


凌远简直就是明楼和阿诚的合体,进可睥睨风云,退可烧菜做饭,最后还会打官腔。所以他一定很孤独。我也很希望看到凌远同人作品的产生,因为他太需要一个像阿诚那样的同伴来在他身边陪伴他了。他太苦了。再者说,我们萌楼诚,难道不是因为在无人理解大哥时,只有阿诚在他身边的这份羁绊吗?衍生的话,凌远是多好的条件可以继承这个模式啊。喜欢凌远,不是因为他会做菜会带爱人吃混沌,不是因为他性格里像阿诚的一面,而是因为他骨子里和大哥是一样的人。


题外话,不知道楼诚粉里边有没有萌戚顾的,若是有,一定听说过双城。这是戚顾衍生乃至戚顾的一个经典。因为它描写的不是爱情里的戚顾,而是戚顾里的爱情。我多么希望凌远能有这样好的一个传奇。萌男男,不就是因为他们是男人的爱情吗,可是现在更多的作品,还不如回头看小言。


各位大大,请对凌远下毒手前,多心疼他一点吧。他不是用来疼人的,是应该被疼的。


另附一位贴吧里大大对凌远的评论。我并未要到授权,原作者有一切权力。


 


在戏剧上,凌远这个角色比较丰满,在剧中,他是一个医生,是一个院长,是一个医护工作人员家属,是一个病患家属,也是一个病人,是一个学生,也是一个老师,是个有着身世悲剧的孩子。





 


凌远像一个家长,在对待李睿和医院上。而所有没有成长的孩子都会存在一些叛逆或者说倔强。一个家长偶尔会霸道地帮孩子做决定,但是也会放手让我们自己走第一步,第一次做某件事,但是会在旁边保驾护航。就像我们在成长期都会不懂事,不理解爸爸妈妈。对于李睿,凌远没有做过多解释,一直保持着冷静睿智,他引导李睿发现,然后解决问题给他做模板。他唯一对林念初的一次解释是告诉她刘茂然手里有糟蹋许楠是照片;他对李睿唯一的解释是那一场天台戏,他带着宽容的笑容用轻轻的恳求的语气一口一个:小睿。可惜最后还是悲剧的。
平安那对母子,李睿是站在医生是角度上考虑,而凌远,是用孩子的心考虑。李睿是豁达的,凌远却是宽容的。


李睿一直坚持他的理想信念,但他没有想过如果没有凌远,他的理想信念如何能坚持下去,凌远一直在为李睿铺路,哪怕被当做恶人~


剧本里凌远撤了江大夫,三牛说他狠心,李睿毕竟把江大夫当老师,凌远说李睿在这医院十几年,人人都跟他有交情,他要不撤了江大夫罚了李睿,以后人人都去跟李睿攀交情,他那个普外主任还怎么当!


2013-11-14 13:03回复


还有那个行长大舅子,剧本里苏纯对少白和三牛说,那毕竟是个肺水肿的病人,死亡率百分之四十,谁能保证不出意外,凌远接管这个病人,是在用自己在这个行业的名誉和地位为他最欣赏的下属和学生分担风险!院长用心良苦呀!


2013-11-14 13:09回复


剧里的凌远在现实世界是一个理想。他的医患关系服务论,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他说的“在新环境下,医生和患者的关系,是提供服务和购买服务的关系”,然后很多人都觉得这番言论毁了白衣天使的完美形象,但是却没有注意他说的“而非弯腰帮助和伸手求助的关系”,他是想让医生和患者关系平等化。整个医院的人大多是善良的,对人不对事,他们同情弱小,爱怜穷困的人,他们讨厌无理胡闹,胡搅蛮缠的人,也讨厌卖弄权贵的人。而凌远相反,凌远对事不对人,不管多么恶劣的人,他也愿意付出同等的耐心。就比如因为小玉他们家人来闹事,他难道不想直接把人扔出去,却用了撤廖医生的职这种办法。廖医生是他跟了二十年的老师,最敬爱的师长,假如是我们,谁这么欺负我们老师,我们是冲出去拼命的。凌远挺直地站在所有医护人员前面,让他们在身后做最完美耀眼的白衣天使,在他们的骂声中自己接泼过来的所有脏水,他唯一一次拉廖医生来一起跟他站在一块,廖医生却死了。廖医生生前告诉他,做一个大夫是多么幸福,哪怕遭人非议,这一点,凌远做到了。


其他人负责完美,而凌远负责他们的任性


,凌远是站在所有人前面面向黑暗,自己处在灰色地界,把白色留给身后的他想守护的人!


2013-11-14 12:53回复


紫梦罗兰ing: 回复 豆苗之豆芽 :恩,生活在风口浪尖上,挡住所有风雨为身后的人撑起一片艳阳天!这就是我们最最心疼他的地方!


2013-11-14 13:11回复


豆苗之豆芽: 回复 紫梦罗兰ing :这个院长真心不是人当的!


2013-11-14 13:21回复


 


而凌远跟韦三牛这些多年的兄弟,一直都会有些当年的顽皮和无赖。所以腐女我的心里坚信,凌院长和韦三牛才是真爱。不管韦三牛心里有多不赞同凌远的管理手段,他该发火时发火,完了继续他一如既往是坚持。而且不管他又多大的异议,还是默默关心着老朋友。
也只有韦三牛才敢无赖地让凌远帮改报告,也只有是韦三牛,凌远才会无赖地抢东西吃。
凌远给少白打电话:“如果这个时候你不追上去,你还是秦少白吗?”
在凌教授住院,凌远犯胃病时,韦三牛求林念初:“算我求你,对他好点“
至少从他们身上,我看到多年不灭的友谊。


 

凌远在感情上比较敏感,也注定会比较受伤,他由于少年经历影响,对于情感,只敢付出,却不敢要求收获。每个人总在提醒他,他是一个被抛弃不要的孩子。他说只有林念初可以挑剔他,但是我真的太不喜欢林念初,那个林念初哪里有资格挑剔他。他说自己自私薄凉,不配有孩子,不配拥有那么好的女人,心酸而苦楚,但是他不介意所有人怎么看,但是他爱的女人却不肯给他温暖。但是他是人,还是一个对工作执着而付诸感情的人,他不是神,没办法给林念初一个风雨不透的港湾。院长大人就是对林念初太宠了,宠得她都不会爱人了,后来还不是用吼的,林念初才肯带着妞妞回家。当他生病时几乎没有希望了,林念初却在他面前扒掉隔离防护衣,说要死一起死,他只是眸光暗淡把脸扭过一边去,他当时是有多绝望啊! 

他不要求却不代表不会受伤,他对生父虽然总是很冷漠,但是他还是会很难过。 




 



阡陌花开:

昨天金星秀最让我唏嘘的是把这两段连在一起看。

在谈老王看胡歌儿(小明)的眼神时,老刘说:那一瞬间,可能你把这个情绪调动上去,用一种特别爱恋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是最准确的。

在结语时,老刘又说:最容易发生情感走私的,可能是在拍戏的过程中,这是人之常情。因为你如果演恋爱的戏,在投入情感……你真的得爱TA。要不然你的眼睛最有表现力的话。你的眼睛一丝一毫的虚假,观众都能看的出来。那一瞬间你真是要爱。所以我演完之后真的需要一段时间从里边逃离出来。

两段话是非常对应的,同时提到了眼睛、爱恋。其中含义,真是不言而喻了。

又想起许久以前澎湃新闻的那篇专访,老刘也十分含蓄地说了如下几件事,一是他认可HG是演员,二是他认为的演员标准是“心思在戏上,搭戏的一瞬间,让我相信你的角色,把假变成真”,又说“演员特别重要的品质是纯真,因为戏是假的,所有的设定都是假的,你有颗真诚的心,你才能相信戏里这些都是真的,你才能投入进去”。其中含义,也是不言而喻了。他给予HG的认可,恐怕也是在某一瞬间感受到了真感情。

所谓——“经历过这样一场戏,不动真感情太难了”。


楼诚的儿子长大一定很帅(¯﹃¯)

这算个abo脑洞?....Maybe...

其实撸主就想证明自己还活着233333

【死于话多_(:з」∠)_】

Lo主我特别执着于月半木娄的大头梗...脑洞于是做了两张表情包混个更(・ิϖ・ิ)っ


我承认我脑洞有毒😂我对不起大哥我这就去给大哥罚跪去了_(:з」∠)_

顺便请几天假😂最近在忙答辩嘤嘤嘤

每次都忘记把表情包发上来😂下次一定得长记性_(:з」∠)_

第一张表情我自己加了阿诚和明楼哈哈哈哈哈哈
二三张表情都是我从网上和基友那里收来的(・ิϖ・ิ)っ